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弃子

弃子

 

围观大事件,最装逼的评论就是:“这是好大一盘棋。”
 
很久前,黑是黑,白是白。
 
后来,黑可能是白,白可能是黑。
 
再后来,今日白可能是明日黑,明日白可能是今日黑。以至于你再问我:“夜到底是白的还是黑的?”我也得默默想上一万年。
 
黑白无间揣摩多了,围棋就诞生了。人人都是棋子,进退成了战术,生活被生生活成了运筹。
 
桥塌了,车撞了,矿难了,开会了。处处起火。
 
大国手沉吟良久,默默弃子,换得厚势。
 
眼看那枚棋子,俨然气数已尽。
 
其他还在盘中的黑白兄弟围得兴奋,便也打了鸡血高唱:“要!要!切割NOW!把他丢出去嘿喂狗!”
 
范西屏放下《残局类选》,捻须微笑:
 
围棋,我朝天下第一。



推荐 1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