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手雷战

19
2012

手雷战

最近一段,“表哥”和“表叔”成了热词。每天醒来开机,几乎都有几十上百条微博圈我,大意是快去鉴表,又发现一条大鱼云云。

一面是高潮澎湃的义愤,一面是大腹便便、形象不佳的官爷,舆论的一边倒,也就不奇怪了。
 
上一周有起轰动的事件,说是东南某省一位厅长,也是“表叔”,被西南某省一家报纸揭露后,竟然跨省销报。这种恶行,自然激起群情激愤,连带着媒体界人士,也纷纷站出来声援被打压者。偶有质疑之声,也淹没在传播的螺旋中了。
 
我去仔细看了那块表,还有那根皮带。表是某瑞士名牌没错,但那个系列从基本款到顶级款,表带几乎一样,很难就此推断出就是揭露者声称的镶钻款。至于皮带,也可用便宜得多的价格买到。以一个中年厅官的收入,并非不能负担。
 
更有趣的发现,来自于对相关微博传播路径的分析。我花了很多时间,梳理出最初的发帖者、主要的传播者、关键的引爆者。发现信息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变异:最初是对表的揭露,然后是对此厅官过往劣迹的揭发,再然后是镇压媒体的暴行。那桩“劣迹”,涉及该省一个重要港口的改名与归属之争。这个争议曾经引起部门与地域之间的对立和冲突,而这个厅官正是争议中的关键人物。
 
相关微博一出现,自然在该省引起巨大反响,A地网民纷纷发难,B地网民群起辩护。谁是谁非,外人也说不清楚。正在这节骨眼上,销报事件突然爆发,舆论开始向全国扩散、性质也发生了改变。这事件符合一切阴谋论的要素,西南某省有另一家媒体准备对销报事件探个究竟,本来销报背后的端倪已现,却被紧急叫停了。最后照例是各级宣传部门出来洗地,新的热点很快出现,群众的愤怒又有了新的宣泄口。
 
西北那位副省长,情况也差不多。一个空降干部,被传出庇护表哥的种种言论,绘声绘色。在寻找最初爆料者的过程中,我发现了他在各家网站甚至是一些偏僻论坛上留下的脚印。经过进一步的搜索与求证,我对这个爆料的可信度产生了根本怀疑,并发现了有组织传播中本地干部的影子。
 
什么是有组织传播,就是从自发到自觉之后的再下一个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操盘手或者庄家产生了。很多年前,我用股市为参照物,杜撰了一个叫“舆论市”的概念:
 
1、群众在传播中类似于散户,舆论庄家与操盘手才是真正的得利者。信息不透明,必然催生大庄。
 
2、股市上庄家动作有吸货和出货两大阶段。操纵舆论,也要先吸货——争取群众关注并支持,积聚到足够人气(民意)之后再出货——引导舆论制造压力、达成目的。
 
3、散户的弱点:股市上表现为恐惧与贪婪,传播中则是无知与无畏——无法获取足够信息,易蒙蔽,易煽动。做庄最重题材,其次是流通盘和股价。炒舆论也一样。
 
表叔这种题材,最能吸引眼球,关心的人也最多,很容易做大流通盘,只要小道消息和大众舆论结合,一边倒出货指日可待。所以越来越多“表叔”被推到公众面前,也就不奇怪了。至于他们到底戴的是什么表,戴了几块表,反而没有人关心了。人们从来只愿意传播自己喜欢的声音。
 
有一种质疑的声音:你为什么要为贪官说话,即便那不是名表,让他们狗咬狗,不是也很好吗?
 
我也不喜欢贪官。但是,除非有非常明显的腐败线索,我们谁都没有理由先入为主地宣判XX是贪官。不管你有多恨他。即便有线索,也需要一个司法审判的过程。如果你抛弃这个规则,将来也就给了别人理由不经审判地给你定罪。
 
再者,并非所有的揭露都是为了正义与真相。在一个严加管制的舆论环境中,没有纯粹的狗咬狗,只有狗A利用你去咬狗B。最终得利的还是操盘手,而不是沸腾的义愤。你被消费完,还要被清算。
 
那些负责制定宣传政策的大佬,最终也会尝到苦果。当舆论成为暴力,是可以反噬一切的。
 
最后为一个分析工具打个广告:知微(http://weiboreach.com)。我最喜欢用这个分析那些热门微博了,很多血淋淋的真相,藏在细节中。
推荐 88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不鉴表的花果山总书记。因为无知,所以无畏。新浪微博:@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