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想象的世界

5
2012

想象的世界

普特南提出过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,叫作“缸中之脑”。
 
他假设将一个大脑放入装有营养液的缸内,再用超级计算机连接神经末梢,传递各种信息,此时大脑所觉察到的世界其实是计算机制造的一种幻觉。大脑如何验证本体的存在,便成了迷。
 
即便这世界不是幻觉,我们也早已习惯用各种想象去填充它。有时是爱,有时是恨,有时是美好的希望,有时是晦暗的阴谋。
 
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无意验证这想象究竟是合理还是偏见,却总是乐此不疲。
 
反倒是真相摆在眼前,往往更让自己难受。
 
因为你会痛苦地发现,原来平日里所坚信的未必是真实,根本只是自己所愿意相信的。
 
我们愿意相信肥头大耳的官员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。
 
我们愿意相信不合时宜地微笑的局长腕上戴着百达翡丽。
 
我们愿意相信每一段桥梁里都填满了天文数字回扣换来的黑心钢筋。
 
我们愿意相信这世界黑白二元,因此用脸谱去抽象每一个陌生的“好人”与“坏人”。
 
我们愿意相信恶警向守土的村民连射六枪,因为他戴着极权的脸谱,而只有父母认得那张脸上的恐惧。
 
恰恰“他们”也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:别有用心的公知正在颠覆这个国家,不明真相的群众正在被煽动利用,公示财产、广开言路的下场是国将不国。
 
当两边的想象都成为狂欢,各自的行动都具有了先验的合法性。对话成为攻防,行动成为暴力,心证可以定罪,谁也不必在乎误伤。
 
于是每个人,都成了别人的陌生人,都可以在几分钟内被贴上“汉奸”、“五毛”、“美分”、“脑残”、“暴民”的标签。
 
只因为对待陌生人,没有感情负担。一个由十四亿陌生人组成的社会,可以横下心砸车,可以狠下心喂地沟油,可以失了心灌毒牛奶。
 
这一切如此合理,因为你的事关我屁事。因为我的事关你屁事。狗屁真相,who cares.
 
八十年代严打,一个青年趴在女厕墙头偷窥,因为他一直想知道女人是怎么大小解的。
 
他不满足于想象,想探究真相。然后因为流氓罪被判了无期。
 
所以孔子说:唯女子与真相难养也。真相,真难。
推荐 168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不鉴表的花果山总书记。因为无知,所以无畏。新浪微博:@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