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宗人府

24
2012

宗人府

波斯人欧塔涅斯说过:“人民统治的优点,首先在于它最美好的名声——那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”真正做到这点的,要数秦孝公的副总理商鞅,自他提出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”后,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开国功臣,只要天子说你犯法了,该杀就杀,该关就关,绝不手软。所以说早在千百年前,我国就实现了司法平等。

当代文学名著《还珠格格》里,小燕子和紫薇这些太子党最怕被扭送宗人府就是明证。宗人府只圈禁皇室罪犯,正牌太子党进天牢的屈指可数。光绪二十三年,孚敬郡王嗣子载澍因为惹恼了慈禧被终身圈禁在颐和园藻鉴堂——这个藻鉴堂今天成了老干部活动中心,高级收容所的本质依然没变。如果是一般高级干部犯事儿,直接就关进刑部大牢了(相当于今日秦城,戊戌六君子就曾关押于此)。那时号子里条件不好,我们上学都读过方苞写的《狱中杂记》,除非受刑人很有钱或手眼通天(真要这样也不会进来),否则落难后绝没有好日子过。
 
每个有机会入狱深造的同学都应格外感谢一个人——戴鸿慈,因为没有他的努力就没有现代狱政。当年为改革旧式司法体系,戴大人曾顶着巨大风险向逃亡日本的钦犯梁启超讨教。在远赴欧洲考察宪政之后,他干脆从日本请来小河滋次郎博士设计了京师模范监狱——俗称“王八楼”,这是我国第一所现代监狱。共和之后,那些最著名的囚徒依然关押在京师看守所,也就是原刑部大牢。为了让李大钊这样的文明人死得体面,张作霖自掏腰包从欧洲进口了一具绞刑架。结果刽子手因为不熟悉新刑具性能,活活把李同志绞了三回……留下千古骂名。
 
有了前人不懈努力,民国时期监狱生活比明清好了不少。五四时,恩来同志等人因为带头散步被天津警察厅逮了,“九点多钟各人得到警察送去的一张大饼,一包菜,有的吃的,有的退回……可以开条子到小饭馆中去要……夜深了,各人都要打盹,警察遂送去几床被……除了马、夏两人在侦探楼上是用的侦探队的铺盖外,其余都是盖了一两件警察的皮外氅……二月十九日是除夕,警察厅长杨以德命门口回教馆预备五桌席,在午饭的时候让被拘的二十六人同到花园内会议厅会餐。杨以德说:我同诸位先生没有私仇,诸位先生也有做事的,年底下短不了用什么,诸位尽管说,我不能运动用公款,我自己还可借给诸位,将来出去还我也罢,不还我也不要紧。”
 
恩来同志狱中生活十分丰富,除了排演戏剧,还开了好几个重要会议、发表重要讲话,频频接待各界来访。后来他在《警厅拘留记》和《检厅日录》两本书里回忆了这段愉快的时光:“我们能尝到这监狱的滋味,精神很是快乐。”
 
新中国狱政的人性化水平自然更上层楼。司法部直属的燕城监狱建成后,将替代秦城关押省部级以上要犯和外籍犯人。挤不进当代诏狱?没关系,新中国第一个被判刑的省长倪献策当时关在宜春监狱,狱方与他约法三章:一,如果要外出,一定要事先提出;二,想要吃什么饭莱,每天早上可以写一张条子;三,不能饮酒,至多只能少量。两年下来,倪先生钓鱼、绘画水平突飞猛进。2002年4月,长沙监狱新设麓峰监区,集中关押副处级以上囚徒。近百名前厅处级官员在此改造,李大伦前书记、杨志达前局长都是书法爱好者,据媒体公开报道,作为改造生活一部分,他们常在一起切磋笔墨技艺。
 
夹边沟、安元鼎和躲猫猫死不过是太阳上的小小黑子。以上事实才全面体现了我国对于法律的特别尊重,对于现实的特别尊重,特别是对生命的尊重。陈独秀先生有段名言:“世界文明发源地有二:一是科学研究室,一是监狱。我们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,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,这才是人生最高尚的美的生活。”任何对我国狱政文明的抹黑都注定要被小秘书唾弃。
推荐 235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不鉴表的花果山总书记。因为无知,所以无畏。新浪微博:@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