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也说记者

25
2012

也说记者

这是篇匆匆改写的旧文,不好叫装逼指南,另起了个题目:

孔子曰:如果你爱TA,就劝TA当记者;如果你恨TA,也劝TA当记者。天朝记者是这星球上最矛盾的职业。他们用报道见证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,其中的幸运者被这时代成就,更多的人则被这时代葬送。在天朝iB界里,他们是最独特的物种。

最iB的记者,叫作部长级记者。他们端坐高位,偶尔下乡叫走基层。地方大哥亲自会见,真理部长亲自作陪,一路前呼后拥,笔下繁花似锦。局级记者、处级记者也属于这一类,不必为毙稿忧心,也不必为选题瘦腰。他们的称谓叫领导,领导记者靠政治觉悟iB,善于捕捉大哥们的每句弦外之音,新闻纸不过是他们平步青云的台阶。

第二iB的记者,要么在国际代表亚洲,各国显要都是他们随口提及的好朋友。要么只做省部级大哥的专访,和带头大哥们谈笑风生,在后者眼中,他们的水平不知比其他同行高到哪里去了。这些记者从不受理上访,没事就整内参,出门有人开道,到哪都是座上宾。孟子曰:手机里没存十个八个大哥私人电话的,都不是有逼格的记者。有逼格的记者混得好了,转身就是部委的发言人。

更多记者是凡人,沉浮在时代的泥淖中。某些公关公司粗暴地给他们分了类:VIP记者、P(ig)记者和D(og)记者。能上VIP记者名单的,要么是打通政商学界的条线一霸,要么是XX通讯社的大牌,笔下翻云覆雨,堪称无冕皇帝。他们大多与地方、产业高层过从甚密,号称“N架马车”。轻易不出席商业活动,一旦出席就是厂商莫大的荣幸。只有公关公司高层才有资格给他们打电话,从来只在五星级酒店做专访。他们早已是江湖上的传说。

P记者靠跑会iB,比赛谁跑的场子多、红包厚,他们垄断版面,闲了也卖广告。iB一点的也许还承包了个地方记者站。生意好P记者只派实习生跑会,直接在公关稿上挂名。当然这都是不能说的秘密。逼格不够的P记者,只能天天给企业打电话拉赞助,他们腰上系着金利来,身穿七匹狼,大腹便便地为经营指标奔忙,出了事就是临时工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其中甘苦任谁知。

D记者憋足了劲要扒这个时代的粪。他们不被公关公司欢迎,靠伤疤和拘留证iB,凭轰动一时转眼就被和谐的特稿奠定江湖地位。他们貌不惊人,包里藏着秘拍设备,动静大的同时上了国际获奖名单和国内监控名单,随时都有下岗风险。资格老的进了新闻研究所养老,或者在退休时享受一把晚辈的致敬掌声。他们中的有些人身陷囹圄,有些人流离失所。但是江湖记得他们的名字。

苦逼记者每天都在照镜子时迷惘。家乡父老都当你是救命稻草,却没人知道你只是午夜赶稿的一根草。社会都以为你是公器与良心,却没人知道你总是被主编诛心。他们有的为外媒工作却只能叫新闻助理。有的在网站打工却总是被采访对象蔑视——别人只知你微博粉丝千千万,却不知没有记者证是撕心裂肺的伤,低工资是不能平息的痛。

想得开的,转身创业或者做了公关。想不开的,最后成了公敌,倒霉起来连老婆都救不了。混得宽的,转型当了公知,一边指点江山一边帮着政研室写报告。混得好的,摇身成了公仆下指导棋。舍不得放不下的,只好去做经营,幻想有朝一日朗朗乾坤天地澄明。至于那个昙花一现的公民记者,也早已讨了台湾太太去了宝岛。

如果你在大街上遇到有人谈新闻理想,请默默给他一榔头。这苦命的人儿要么刚入行,要么已遍体鳞伤即将发疯。如果还没倒下,请紧紧拥抱他吧——这就是传说中行将绝种的顶级逼!

推荐 108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不鉴表的花果山总书记。因为无知,所以无畏。新浪微博:@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