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乘飞机装逼指南(行李篇)

5
2012

乘飞机装逼指南(行李篇)

接上节。先回答个问题,有网友指出,MU的P舱只计一个升级航段。但如果你累积的是CZ明珠卡,那还是按两段算的。另外,明珠银卡在MU系统里貌似是按金卡识别,不知有没人注意到。拿到金银卡后,就可以installB了。

一个高级iBer无论在哪里都是躲不掉的。他就像黑暗中的萤火虫,那么明亮,那么出众。他那忧郁的眼神,精心保养过的面容,坚定沉着的步伐,还有手边那只低调精致的登机箱,都已经把他给出卖了。

高级iBer的衣装永远整洁得体,Business Casual是永不出错的首选。即便在炎炎盛夏,他也穿着修身的Corneliani亚麻外套。如果是三九严冬,至多披一件质料上乘、熨贴合身的风衣。高级iBer绝不会里三层外三层地裹得像只粽子——各大时装杂志都会教你如何打扮成不知人间冷暖的温拿。

反观那些从Taxi后座艰难爬出的推销员,他们不是穿得太多就是太少,即便穿着夏威夷衬衫,也必定扎着笔挺的领带——那根绳子只会让你在三万英尺之上倍感郁结(不必搬奥巴马出来抬杠,因为你既不是带头大哥,也没有空军一号)。

如果出短差,一箱一包就好。拉杆箱甭管什么牌子,最好选择带四个万向轮和TSA锁的,用过的朋友都深知四轮的方便。说起来这还是Rimowa的发明,新秀丽当年“借鉴”了相关设计,结果赔偿几十万美刀才了事。至于TSA锁,则是方便在美帝地头海关开箱查验。

不建议iBer选择LV等大牌软箱,因为越名贵的箱子越不扛造。如果托运时遇上机场装卸工人心情不好,您下了飞机就得心疼半天(尤其是南欧的某些机场,就算给箱子上了保险也没用)。即便随身携带,飞行途中磕磕碰碰也在所难免。如果一定要选文艺范儿的牌子,不妨选Goyard。安校长发过一张Karl Lagerfeld入住酒店时的行李照,一水儿全是这品牌。天朝iBer受国内明星影响,最爱Rimowa,不论Salsa还是Tango,都是中规中矩的飞人范儿(说实话,TUMI、新秀丽黑标与Cosmolite一样不赖,ProtecA FLUCTY的硬箱也是相对小众但可靠的选择)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不管您选的是Polycarbonate还是Aluminum材质,也不论您是否托运,千万别在行李打包处裹上一层塑料膜。脸上没刀疤的男人不是好杀手,太干净的旅行箱同样有损逼格。您想啊,老战士不都爱数着身上的伤疤枪眼讲述各种杀敌经历么。作为一只有故事的箱子,咱要的就是那股子行万里路后各种磨损饱经沧桑的味道。

安校长前些日子说的牛X旅行范儿,对广大iBer也有借鉴意义:“Globe-Trotter箱上驮的Birkin要用出购物袋的样子。……学问最大的还是贴纸,不是什么破纸都能往上贴的。”说起Sticker和Luggage Label,其实大有洞天。在条形码还没出现的“慢旅行”时代,航空公司与酒店设计的各种行李贴无不美仑美奂、印刷精良。您到Flickr上围观一下收藏爱好者们建立的相关小组,就明白那种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。今时今日,唯有旧大陆那些食古不化的老酒店,才会在客人们的行李箱上,继续贴上这样一张或雕版或胶印的艺术品。

如果没有机会住这样的传统酒店,又没有安校长说的Givenchy请帖,劝您别用淘宝上找来的各种劣质装饰贴玷污自己的旅行箱。作为当代iBer,以下几种贴纸可以有:关防封条、航空公司的易碎品标志、酒店的识别签。值机条码下次出行前最好撕掉,至多留下些残骸增添沧桑感。除了那些使用RFID标签的大型机场(比如香港和武汉T2、首都T3),残留的旧条码会干扰自动分拣,行李慢出来还好,就怕给您送错了地儿。认识到这点后,我每次看见自己那只贴满牛皮癣的旧箱子,都因过犹不及而感到深深的失败。

等托运是最花时间的,因此一部分iBer干脆不托运,这就对行李内容提出了更高要求。熟练的iBer从来是轻装上阵。笔记本、折叠伞与金属大件早就拎出来了,100毫升以内的液态物品也用透明袋子安置得清清爽爽,就连各种数码线也用魔术贴捆扎得规规整整。安检员最喜欢这样的iBer了:不必反复提醒各种注意事项,行李不必开箱,过安检门不响警报。

说回Checkin,iBer都是直奔头等舱或金银卡柜台而去的。如果是经济舱,要么坐前舱,要么坐尾舱,务必不要和旅行团在中段挤在一起。至于紧急通道,如果不是长航线,要不要无所谓。现在盘踞紧急通道的往往是那些飞得不多不少的推销员。他们最喜欢和“一样懂得坐紧急通道”的你搭话,而且总是滔滔不绝。

推荐 89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不鉴表的花果山总书记。因为无知,所以无畏。新浪微博:@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