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花总丢了金箍棒 > 个人分类 > 民国小说

16
2012

潜伏(2)

潜伏(2)

所谓工人房,指贩卖民工到黑工地的非法中介组织。工人房遍布全国,尤以广东为炽。虽有媒体偶尔曝光,但从未被根治。我前后两次进工人房,在这里见到了另一种“看不见的底层”。

这家工人房位于广州沙河顶一处小巷中。主事者老王年近五旬,另有三个贴身帮手。老王的手机号早被写在“工地直招”广告上,贴遍周边街巷各个角落。除了雇人四处张贴,马仔们也到车站、救助站拉人,甚至把招工信息发到网上。

可以肯定,你在街头所见任何一张工地直招大、小工广告,乃至分类信息网站上的类似信息,都是工人房的手笔。靠着包吃住、可借支等诱惑,广州的黑中介每天都能诱骗到数以百计民工下水。

我是按着小广......


15
2012

潜伏

潜伏

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东莞。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这个著名的世界工厂。过去几年,我和朋友想为西部山区的初中毕业生提供进入社会的过渡培训,那里每年都有大量不能继续升学的孩子跟随着打工的人流南下,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员。在来到东莞之前,对于他们可能的遭遇与处境,我只能靠着媒体上只言片语的报道浮想联翩。普工,是大多数打工者艰辛之路的起点,也是这个劳动密集型城市腾飞的基石。在这个金融风暴肆虐的春天,我想走进东莞的最前沿,亲眼看一看这里究竟在发生什么。

第一日

由东莞南站开往长安车站的公共汽车像只笨拙的乌龟,一路不疾不徐、走走停停。车窗外,厚街、虎门依次掠过,终......


21
2012

致加西亚的信

致加西亚的信

在1677年前,你不为人知。但若没了你,世间便不复有各种波澜壮阔的故事。你的存在,说明神对这世界并未灰心失望。联合国大厦的门前,早该为你树立一座纪念碑。

你是神的信使,短暂的一生就是为了把信送给加西亚。加西亚藏身在另一座神山里,没有人知道确切的地点,有人对神说:"只有一只小蝌蚪,有办法找到加西亚,也只有他才能找到。”神山每一次喷发,都有几亿只小蝌蚪诞生,连神也不知哪一个是你。

于是每只小蝌蚪默默揣上神的密信,就像后人传说的那样,甚至没有问“加西亚在什么地方”,就带着不多的线粒体饼干出发了。这是场惊天地泣鬼神的长征,多数情况下根本就是浩劫。愚蠢的神山有......


13
2012

X重门

X重门

我在派驻北京的第三年遇到了王晓军。那天我正在广州度假,接到大使馆的紧急电报后,总领事派人赶到珠江边上的酒吧,把烂醉如泥的我匆匆护送上了当晚回京的末班机。那时还没有手机,负责接机的同事见我迟迟没出来,只好拿着使馆专用的通行证闯进了控制区……这桩丑闻时至今日仍被不时提起。去年我到华盛顿参加传统基金会的晚宴,遇见当年的政治部主任基思先生,他一见我便大声地向身边的朋友介绍:这就是我常和你们说起的紫禁城酒吧公主Serina!

第二天早上被叫醒时,昨天灌下的百家得151依然烧得我头疼欲裂。尽管基思先生事先打了圆场,王晓军刚见到我时还是微微皱了下眉。这年轻人和我年纪相仿,穿着一身像是哪里偷来的皱......


22
2012

渡口

渡口
七岁那年,我在渡口等船,遇到一位云游僧。
他穿着破旧的袍子,大概很久没有洗过澡,身旁的乡民纷纷躲避。
只有我好奇地不停看他,他却沉默得像根木头,偶尔会看我一眼,没有笑容。
 
“你如果不上学堂,以后便会和他一样。”二姨婆恐吓我。她是个寡妇,平日里是念经的。
“姨婆,你不是说要对师父们亲近吗?”
“他不一样,永乐寺的大师都是体面的。这个人却这样腌臜,谁知道是不是四处坑蒙的野僧。”
于是我便狠狠地冲那云游僧啐了一口唾沫,周边的人纷纷笑了起来,似乎带着几分赞......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花总丢了金箍棒 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不鉴表的花果山总书记。因为无知,所以无畏。新浪微博:@花总丢了金箍棒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